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祁东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12:48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祁东白癜风医院,且末白癜风医院,泸州白癜风医院,巴楚白癜风医院,孩子这么小身上就出现白斑会是白癜风吗,灯塔白癜风医院,宿迁白癜风医院

  

上好的蒜苔,今年一斤只卖到了0.2元

  

市场上鲜有人问津的蒜苔

  

地里尚未打出的蒜苔让农民寒了心

初夏时节,往年莱芜蒜农此时会因为大面积的种蒜而收获蒜台额外增收的日子,而今年莱芜的蒜苔却让蒜农的心情每况愈下,蒜苔的价格也遭遇了滑铁卢。每斤从0.9元一路直下到了每斤0.2元,甚至收购蒜苔的经销商都较往年少了许多,蒜农雇佣工人打蒜苔的工资超过了卖蒜苔所得,而不打蒜苔又会影响大蒜的生长,今年的蒜苔确确实实成为了蒜农心里的“鸡肋”。

去年“沾了倒春寒的光” 今年“吃了丰收的亏”

2016年的极寒天气,让莱芜大蒜主产区的大王庄、羊里、杨庄等镇的蒜农一度痛苦不堪,大面积的蒜被冻伤甚至绝产,但去年的蒜苔收购价格达到了每斤两元左右,大蒜的价格随市水涨船高,受灾的蒜农收入反而没有减少,每斤大蒜价格更是一度达到了九元,让大蒜种植户狠赚了一把。

而今年与往年不同,或者说今年的蒜苔价格已经不能用种植业中的“大小年”来讲。今年初春时莱芜气温较往年略低,但是随着立夏节气到来,莱芜的近段时间的气温持续保持在20℃以上,加上降水较少,为蒜苔的生长提供了有利条件,十几天的时间让蒜苔节节生长,这让大蒜种植户有些措手不及。今年莱芜的蒜苔高产,且长势旺盛,很多种植户单凭自家的劳力无法满足蒜苔收获的需求,还需要雇派人手来帮忙收获。往年,雇佣工人收获蒜苔卖完蒜台之后种植户会有结余,而今年蒜苔的价格让种植户苦不堪言。现在劳动力的成本较以往有所增加,一般一名工人打蒜苔一天需要一百元左右,量最多也就五、六百斤,按照去年价格种植户能结余三、四百元,而今年蒜苔的价格跌至每斤0.2元,种植户直接赔本。

市场蒜苔也难卖 市民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

在莱芜市区街道上,一些流动商贩从前段时间卖莴苣到现在捎带着卖些蒜苔,然而没有见到像卖莴苣那样整车拉着蒜苔进行销售的商贩。“贱卖莴苣,另外处理部分蒜苔,每斤6毛。”这是记者在凤城西大街莱城区政府对过听到的商贩叫卖声,为何餐桌上的美味会被“处理”?商贩告诉记者,今年山东各地的蒜苔都得到了高产,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,现在在地头上收蒜苔才两毛钱一斤。“我这是上周收的蒜苔,幸亏当时只要了几百斤,不然这小本生意也会赔本,6毛钱一斤还是我当时收的价格,现在本钱处理生意都不好。”商贩可以选择性的收购所卖蔬菜,可市民一日三餐离不开时令蔬菜,蒜苔的价格这么低,市民买起来却是苦水连连。

8日早晨,大众网记者从莱芜官寺商场南边的集贸市场看到,销售蒜苔的摊贩比往日减少了许多,很多摊贩都是成把的售卖带着苗子且没有打蒜苔的大蒜,偶尔看到几位市民提着打捆的蒜苔匆忙离开。“卖蒜苔根本不挣钱,不够废功夫的。”而赶早集买菜的市民也有着自己的想法,“就算天天吃,顿顿吃,也吃不了,多少,去年五块钱也就买两顿菜的,今年提着都累。”

蒜苔价格跳水有因 呼吁“别让农民寒了心”

谈及蒜苔的价格,很多种植户都忍不住摇头,按理说丰收了蒜农应该高兴,可目前蒜苔的价格却是滑梯般的快速下降,像河南新乡等地的蒜农甚至做出了“蒜苔白送,还管午饭”的无奈之举,这一现象在莱芜也是十分接近,忙活一天卖的蒜苔不够工人的工资,但为了大蒜的生长赔本都要把蒜苔打出来。

为何蒜苔价格会如此低迷?大众网记者查阅莱芜市物价局网站了解到,蒜苔的价格在莱芜的大中型超市也不过每斤一元左右,而集贸市场和流动摊点基本上不会超过五毛钱,产量大是其中不得不说的原因。莱芜地区的大蒜种植户大部分为农民自有经营,没有统一的销售渠道,仅靠经销商田间地头采购或者是零售为主;农业技术推广让蒜苔的产量剧增,而消费群体相对固定,消费量常年处于平衡,突然的增产势必会造成价格的不稳定;农民种植的从众心理,去年蒜苔和大蒜的价格普遍居高,很多农民跟风种植,面积增加过快,高产量下造成蒜苔滞销;销售网络不健全,市场信息反应滞后。

对于目前蒜苔的价格低谷现象,莱芜市农技站站长高燕建议,要依靠多方面共同协作,单一的农户还是有难度的,要形成生产者联盟、合作社,采用契约式生产的方式。高燕告诉记者,可以形成规模比较大的联合体和行业协会,利用信息化手段,及时传输到农户终端,在生产决策就考虑到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,实现农产品价格信息和资源共享。面对现状,希望大蒜种植区周边的企业、商超及社会爱心人士能够参与到蒜苔的消费中,尽其所能减少蒜农的损失。(亓秀宝)

(责编:郑浦丽、胡洪林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四川能治白癜风的西医